31.5K
https://yun-campus-res.oss-cn-shenzhen.aliyuncs.com/notice/1551317518-2657.jpg

“他是一个好同志,但不是一个好儿子”——追忆牺牲在洞庭湖畔的余元君

2019年2月28日   点击人次:1896

“他是一个好同志,但不是一个好儿子”——追忆牺牲在洞庭湖畔的余元君

 

119日下午,省水利厅副总工程师、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总工程师余元君在岳阳市君山区现场办公时突发疾病,不幸辞世,把不到47岁的生命献给了洞庭湖。追溯余元君的生平,他的一言一行体现了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他的先进事迹彰显了勤奋、敬业、奉献的奋斗精神。

u=2311246341,1846456995&fm=173&app=49&f=JPEG.jpg

敬业

生前深入钱粮湖垸

余元君,199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后即来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总院(以下简称省水电院)工作,两年后调入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以下简称省洞工局)工作。此后,他便与洞庭湖结下了缘。

20171020日,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正式开工。作为项目法人、省洞工局总工程师,余元君始终心系该分洪闸的建设情况。

据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方不完全统计,从开工至余元君倒下的400多个日夜里,余元君共13次深入项目现场。一双安踏运动鞋、一条洗旧的牛仔裤、一顶编号为13的安全帽,几乎是余元君每次到此的标配。

回首往事,钱粮湖垸分洪闸工程副经理张彦奇历历在目,早在20171026日,项目开工之初,余总就来工地指导了具体工作。让张彦奇印象深刻的是,2017922日至23日正值中秋节放假期间,余元君仍就项目破堤后续工作施工进度计划的编制进行指导,22日晚11点,还与他有沟通。

他为钱粮湖项目顺利推进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张彦奇哽咽,也是在这个会议室里,他走完了最后一程。当时我还问他,中午是否需要休息,他说,不用了,抓紧开会。’”

廉洁

吃食堂米粉拒绝评审费

20189月,在指导审查津市市护市垸北大堤除险加固工程洪水影响评估报告过程中,余元君带领有关专家多次来津市调研,每处现场都要认真勘查,亲力亲为,并提出可行性的论证方案。项目审查期间,由于日程安排较紧,常常清早从长沙出发,直奔工程现场,中午也顾不得午休,晚餐随便吃点工作餐后继续工作,有时晚上工作一段时间后还赶回长沙。

在报告审查完成后,出于尊重和礼节,本打算单独给予余元君同志和其他评委专家一点评审费,被他当场严词拒绝,他还告诫其他专家都不能接受。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余元君平易近人,生活简朴,每次到津市实地考察,从不到宾馆酒店就餐,要么到津市水务局职工食堂打饭,要么花十元钱吃一碗津市刘聋子米粉,还边吃边津津有味地说,好吃!好吃!

奉献

舍小家为大家

余元君的六姐夫李辉清说,余元君这个人在同事的眼中也许是一个好领导、好同志,但是在爸爸妈妈的眼中却不一定是个好儿子,在兄弟姐妹的眼中他不一定是个好兄弟。

李辉清回忆,在爸爸妈妈去世前后,余元君根本就没有在爸爸妈妈的身边尽过一次孝,照顾爸爸妈妈一天。母亲去世的前几天,当时李辉清在家里忙农活,突然接到余元君的电话。

姐夫你在哪里忙?”“我在家里。”“好,你现在骑摩托车过来接我。”“到哪里接你?”“在临澧县火车站。李辉清根本不相信余元君会让他骑摩托车去临澧火车站接,还以为是听错了,他反复确认,确实是他的电话。

在家里余元君陪妈妈坐了两个小时,又要李辉清把他送到火车站去,要赶火车回单位,带司机不方便,我还是坐火车好。

我结婚25年了,儿子今年也25岁了。这25年,余元君只去过我家里一次。李辉清还告诉记者一个小故事,去年春节,他儿子问余元君:舅舅,你找得到我家吗?”余元君当时说:我还真找不到。”25年只去过姐姐家一次,他感到难为情,对她儿子说:伢儿,我真没有空,没有办法,我身不由己呀。